秋天的随想

感悟人生

秋天的随想

更新时间:2017-10-02 21:24

秋天的随想

  在小孩子眼里,秋天是拾落叶玩耍的童趣,在农民眼里,秋天是劳作和收获后的满足,在诗人眼里秋天是落叶凋零飘落的伤感,在老师眼里,秋天是一个新学期的开始。

  秋天对于我是个性的,不仅仅仅因为我出生在这个季节,还因为我常常会陶醉于秋天的色彩中,这种色彩的魅力是由内向外长出来的,不娇柔也不霸气。秋天的颜色凝重又不失浪漫,深厚却不乏层次感。

  卡尔加里地处落基山脚下,城内的地势高低不平错落有致是一个极好的观赏秋色的城市。站在高处看城市,在深浅不同的苍翠中渲染着黄色,橘黄,红色和深红,深浅错落,仿佛一幅幅油画呈此刻眼前,十分有立体感。如果是在阳光之下,各种色彩会显得更加耀眼斑斓,如梦如幻。[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走在城里放眼望去,树木浸染,浓淡相宜,哪一边都是风景啊。风景不需要华丽,不需要是名胜古迹,风景是朴素简单,是心里莫名的感动,是唤起的某些记忆,风景就是自然与我们的对话。身处风景当中,你不由得会对生命和自然产生敬畏与感动,生命是宝贵的,自然是美的。

  我喜欢独自走在洒满落叶的小路,一下一下踩过去听干了的叶子发出嚓嚓的声音,偶尔仰望天空,轻风云淡,内心有的是坦然和宁静。这时候,我常常会想到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一首钢琴曲–秋日私语。

  说到这首曲子,我务必要称赞一下我们博大精深的汉语,一个毫无情趣的的外文名字,被中文一翻译就会增加很多内涵和浪漫情趣。比方说,爱琴海的地名,还有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还有可口可乐。秋日私语,多美的名字,是我们和叶子的私语,还是恋人之间的私语,或是自己和自己默默的对话?

  90年代初,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红遍中国的大江南北,那时候没有星巴克,没有互联网,”诗和远方“都还没有没有名气,如果你是一名文艺青年除了买一本海外星云就只能听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了。我没有资格评论理查德的演奏水平,但是他是唯一一个把钢琴这种被称为乐器之王的乐器变得接地气了的钢琴家。

  或许我们无法欣赏肖邦,永远无法理解李斯特,但是我们能够喜欢理查德。就像皇帝邀请老百姓赴宴,我等百姓拍拍身上的土与帝王同饮同坐,那种感觉不仅仅仅是受宠若惊,还有对于阶层与权力的尊敬和我们对于高贵的感动,我感谢理查德克莱德曼。

  十月份,理查德在加拿大各大城市巡回演出,10月4号在卡城停留表演。我估计观众中有一半会是中国女性,而且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居多。理查德的钢琴曲是一代“文青”青春的记忆。与其说去听理查德的钢琴曲倒不如说是在追忆自己逝去的青春。理查德老了,但他的琴声永远年轻。在此也预祝他演出成功。

  秋季里中国人过八月十五,西方人过感恩节。不管是中国人的月饼,还是西方人的火鸡,其实两个节日都庆祝的是同一个主题,那就是感谢造物主的厚爱,让我们丰衣足食。秋已至,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晴空万里,让我们为健康,为家庭,为友情感恩生活,别错过这么美丽的秋色呀。

本页面《秋天的随想》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秋天的随想

本页地址:/ganwu/40947.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