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的秋天

感悟人生

南国的秋天

更新时间:2017-11-08 11:36

南国的秋天

  北国的秋,来的果决,来的热闹,一夜秋风,红遍漫山枫叶;南国的秋,来的淡然,来的静默,仿佛又回到春日,只是少了一抹新绿。但也正如郁达夫先生所说,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

  来深圳已然有一段时日,转眼到了十月,但仍未觉得秋已至,那里还是一片生机盎然,直到吃着月饼时才在时间概念上意识到——哦,已经中秋了。范仲淹于北国写下“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倘若大雁能越过湖南衡阳的回雁峰继续南迁,深圳的孩子们就能够如此问他们的父亲:

  “秋天是什么?”[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秋天啊,秋天是诗歌,秋天是笑颜,秋天是归来的雁。”

  秋天向来是个游玩的好时日,杜牧秋日登高游林留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王勃秋日远眺观水写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诗豪”刘禹锡更是写下流传千古的《秋词》: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在后人点评此诗,“寥、胜、鹤、情”四字写透秋天的开阔壮丽,直抒诗豪的乐观向上,如鹤傲骨,为千古写秋的第一雄篇。时过境迁,我们虽然没有像前人一样才高八斗的文采,但是我们却能够领略他们当时所见之景,与他们处相同之地感同身受。

  徐霞客曰“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前不久的中秋时分,便与同伴一同游玩了这一中国最为著名的山景。桂子残香,花还未谢,秋日的气息在江南之地愈加浓厚,整个黄山五彩缤纷,其中以黄绿色为主色调,但绿的色调更加雄厚些,毕竟满山的松树、竹树、桂树均为常青树种,而银杏,水杉,枫树这些树种则夹杂在其中点缀一番,构成了一幅黄绿交映的山水画。在这幅画中,松树绝对是主角,黄山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中“奇松”居首。黄山三十六大峰,三十六小峰,每峰姿态万千,各不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有青松点缀,遥望远处山峰,点点青松如镶嵌在山间的翡翠,或耸立挺拔,或弯曲妖娆,让人百看不厌。黄山中有名的松树很多,如探海松、竖琴松、黑虎松、麒麟松等等,但其中广为人知的便是玉屏峰的迎客松,她仪态端庄,雍容华贵,双臂垂迎天下客,包容四海寿千年。正如歌词中所写一样“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黄山早已成为中国的一个象征,而那好客的迎客松便是黄山的象征。

  黄山四绝中除奇松外另一个给我留下较大印象的便是云海。在黄山上,只要海拔上了一千米就能够在每个不同地段看到不同方向的云海,登上一千六百多米的几个主峰,那四周的云海便尽收眼底,我们运气很好,在登上光明顶后不久,本来些许小雨的天空开始晴朗,当阳光照射下的瞬间,周围气流瞬息万变,云雾从身下升起,天地浑然一体,如身处天上宫阙。继续前行,至西海大峡谷时日头已稍许西斜,阳光中透着金色,金色的云海铺满山峦,如流水一般在高耸的山峰中穿梭,汪洋一片,气势磅礴,此时耳边自动回响起西游记序曲--云宫讯音,若有仙境,那里就应就是了。

  南国之秋,远非一文千字便可道尽,黄山巅峰的云雾、二十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是南国之秋;家中梧桐飘落的枯叶、路边向阳而开的野花、西冲沙滩转凉的海水亦是南国之秋。当这飒爽的秋风抚过万物的脸庞时,让我们凝听它的歌声,感受南国之秋的完美吧。

本页面《南国的秋天》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南国的秋天

本页地址:/ganwu/41431.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