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的我

感悟人生

舞台上的我

更新时间:2017-11-13 17:43

舞台上的我

  灯光暗下,报幕完的主持人踩着稳重的步子缓缓离场,幕布上开始播映视频,我委身于黑暗中,身旁的场务将话筒递于我,拍拍我肩膀,对我说:加油。我向来容易紧张,上学时临近考试就会胸闷的难受,心也跳得厉害,而应对即将第一次登台的决赛舞台,我早已紧张的手心冒汗,不停地深呼吸。

  我看到了前面的选手精彩的表现,听到了他们对自己作品最深刻的表达,每一次灯光起落明灭,都仿佛看到了诗中的灵魂精魄,在朗读者或高昂、或低沉、或婉转、或悲恸的述说里,生动、光辉、明亮起来。诗是诗人内心的独白,它能够是高山远水、大气蓬勃;能够是小桥人家,温婉恬静;能够是阴暗晦涩,能够是高风亮节,能够是痛斥陈腐,也能够是自怜自艾。活的像诗人一样,多么完美的生活幻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发现身边的美与恶,公平与不公平,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不违逆初心,写下自己想写的文字。我们是浮躁的阅读者,想要在经典诗文里做一个体面的朗诵者。我们沉下心欣赏,寻找,揣摩,朗诵,不断练习,不断思索,不断投入,像是在寻宝,像是进行一场心灵上的洗礼。

  我们带着一股热爱与敬意而来,我们历时了近三个月的跨度,不断挑战,不断学习,最后站在了最后决赛的台前。[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我听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听见铁马铮铮,踏破冰河;我听见大草原上的雄鹰振翅;听见四川乡下的蟋蟀窸窣;我听见党旗下的庄严宣誓;我听见大漠敦煌里,丝绸古路上的靡靡强音;我听见屋前老树,佝偻的背影,盼着游子归期,絮絮喃语;我听见渺渺的天路上,那紧握着的冰冷的手,还有那泣血的格桑花。

  你们听见了吗?那来自心底的呐喊与呼唤,想要擎着时光的臂膀溯流,看一看,听一听,那夜夜在诗歌里激荡的灵魂,到底是怎样一副模样?

  我想你们必须听到了。

  每当情至深处,那热烈的掌声,必须是心灵上激烈的碰撞。

  每当掌声响起,总会有一种心酥的情愫,我想那必须是感动。

  站在候场厅的门外,我默默的倒数着加油视频的结束。主持人拖着一袭淡粉长裙款款下场,我紧了紧手中的麦克风,登台,我们交错的时候,简单的点头,碧娴姐那份从容淡定的气场可能是与生俱来,也可能是久经沙场的锻造,而我能感觉到我的紧张都快溢出了胸口。从幕后走上台前,只要短短十步路的距离,灯影转换往往不到零点一秒。我迈着坚实的步子,努力镇定不让人看出慌乱,缓步地走到了舞台中央,面光打下,耀眼的光笼罩着我,我微微欠身向台下的评委观众鞠躬,直起身时,才发现除了舞台,我竟看不清台下的一切。音乐响起时,我方才的内心天人交战,仿佛转身便消失了踪影,像恐惧上战场的新兵,真到了战场,却全然忘了惧怕,只想着拼出一条血路。诚然我可能是一个将将合格的欣赏者,却不是一个天赋卓绝的表演者;我能够是一个靠着自己的认识去揣摩诗文含义的入学者,却全然算不上能完整转述诗人情感的朗诵家。即便如此,在舞台上,我仍旧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我是在比赛,我投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幻想自己就是诗人,幻想这是我笔下的王国,我的英雄,我的子民,他们沉浸在那个时代带给他们的悲痛里,追忆的情无果,相爱的人成殇。到高潮处,我也面露痛楚,情至深处,竟不觉落下了一滴泪。

  谢幕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了灵魂坠落的声音,是一种遗憾,一种失落,用短短的五分钟来告别这几个月来的折磨,卸下压力的时候,我却并没有感到简单。再行礼,转身缓步离去,掌声响起,这次带走的却是怅然若失。

  他们说,写诗是此刻的文艺青年们,标榜、彰显文艺气质的方式,他们或多或少带着偏见,可我并不觉得这是个让人难为情,不为人称为正道的事情。因为热爱,因为感知,少一点点理性,多一点点感性,沉下浮躁的心,用心体悟,人人都能成为为经典发声的朗诵者,成为自己生活里闲庭信步的诗人。

  即便如诗的生活是个离我遥远的乌托邦,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读诗的爱好。人生的舞台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挑战,但是纯粹的心却不要被功利迷住了眼睛。

  谢谢所有倾听我们声音的朗诵者!

本页面《舞台上的我》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舞台上的我

本页地址:/ganwu/41466.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