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猫

情感文章

我与猫

更新时间:2017-11-13 17:43

我与猫

  我与随园的猫们相识已一年有余了。

  天气一下子冷了,前几天还是阳光漫撒,稍稍多走几步就会沁出汗来。这几日的风把园子里的法桐都吹得四处招摇了起来,猎猎作响。乍一出门自己都不免把脖子放矮收紧到衣裳里,看着天气,想到随园里的猫又要迎来麻烦的日子了。

  虽早有耳闻随园以前是袁枚的住处,和红楼梦也颇有渊源,但第一次见到随园并不是在它最美的时候。那还是在两年前的夏末推免面试的时候来的南京,安顿好便和桂林的同学一齐熟悉下校园。

  已是晚上了,走进校园正门就被漫天高的黑黢黢的杨树吓到,夏风一吹伴有异响,当时我和同学还被第二日要面试的紧张情绪萦绕着,再加上实在太暗,稍微走了几步便回去了。那时还并没有看到猫。[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再回到随园便是来年的9月了,当时正赶家中突发变故,着实消沉了一段时间,虽因开学的缘故很快赶了回来,但太多复杂的情绪缠绕着,让自己并没有空出精力去关注身边的其他事物。等到开学蛮久了才慢慢想起来要去完整的熟悉下校园和周边环境,这才真正注意到随园里面猫很多,而且有着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

  正门口华夏图书馆旁侧,西山图书馆阶梯下,一食堂前会定期聚拢着一批猫,还有零散的几只会不时的会出此刻各处。观察了一阵,发现都是没有人养的野猫,总数不定,多的时候有五、六只聚在一齐。因为上课要飘过西山图书馆附近,所以会不时的在阶梯附近碰到它们,比较常见到的是一只皮毛深色肚子白底的奶牛猫和一个胖大的橘猫。

  我是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的人,每次上课总要经过西山图书馆旁,虽然时间一般比较紧张了,但看到有猫总还是会跑过去逗它们一下。但是每次运气不同,大部分的猫看到人走的很近还是要躲的。品种是橘猫的大体都还比较亲人,碰到的几只体型都比较胖大而娇憨,愿意把脖子伸出来让我挠。但我身上一般都没有吃的,又担心跳蚤的问题,所以总是浅尝辄止的摸几下,要走的时候它们往往会睁开眼用清冷瞳色看着我。像极了吃柚子的时候,透着一股沁人的寒劲。

  我与随园里的猫一向持续着这种从未深交的关系,但我总还是想试图构成一点似有似无的联系。有时候因为距离而摸不到,就往往是站定了远远的互相看着,身边没人的时候我会偷偷给它说声你好并且摆摆手。但猫们往往会把手势理解为不好的攻击性动作便很快跑开了。我也往往会忘记这一点,等到下次再碰面依然是以蠢蠢的手势表达我的善意。

  在春夏交替的时候它们总是最舒服的,天还没有热到不能忍受,初夏暖呵呵的阳光会透过斑驳的枝桠洒到图书馆门前的阶梯上,这时的猫总是最多的,它们分散在有阳光的各处,有时甚至会大喇喇的躺在汽车盖的上面,一边抬腿做着高难度的瑜伽动作舔自己,一边沐着光,惬意极了。

  而下雨的时候就比较惨了,南京是个多雨的城市,学校里可避雨的地方有限,经常会看到几只猫畏缩的挤在汽车的下面,而我甚至不明白雨如果下的再大点它们就应怎样办。

  这几天一向在下雨,虽然下的不大但是缠绵的很是恼人,感觉身边的一切都渗着腻人的潮气。走在去正门的路上,无意中看到华夏图书馆旁躲在一棵矮树下面的橘猫。我留意避着脚下的水坑走了过去,蹲在了它对面,看它整个紧紧蜷在矮树下面的一点空隙里,这时雨未停,不时还有几点雨滴透过矮树的枝桠打在它的身上,雨天的地上只怕是很冷了,它一向没有动,身上因腌臜毛都四处炸着,露出了一点皮癣的痕迹,微微睁着眼,眼角还有点眼屎,但依然用清冷的瞳色看着不远处蹲着的我。我静静的看了它一会,在心底里没有选取去摸它,随即起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心里感觉一收紧,再回头看了它一眼,它似乎也在远远的看我。

  但我却什么都没能为你做。

  不知袁枚住在随园的时候,

  猫们会不会在他屋檐下避雨呢?

本页面《我与猫》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我与猫

本页地址:/qinggan/41465.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